当前位置:唐山疏通公司黄页_唐山疏通公司电话_唐山教育《骑鲸之旅》谈亲子共读(6)
《骑鲸之旅》谈亲子共读(6)
2022-09-23

【妈妈网特稿】在共读的经验中,必不可少的就是对已经看过的书的一些看法,在这次的【悦读时间】里,我们将一起看看粲然和米尼的书目,你会发现,亲子共读不仅仅是教会孩子读书,收获的还有暖暖的亲情。>>>《骑鲸之旅》谈亲子共读(5)

【共读经验之书目】

每个刚刚进入骑鲸之旅的父母都迫切需要书目,我也是。在之前的笔记中,我也曾列举过许多“找到适合我孩子的绘本”的方法。回想起来,我也曾从共读的先行者那里得到很多帮助。共读父母之间的呼应和互助都源于对孩子的爱,是非常可贵难得的。

粲然的儿子米尼

为了说明书架的第二个魔法,得先说说“超市和书店码堆”魔法。在快销品营销策略中,产品在卖场上出现在什么位置、是否触手可及、是否有显著标志,都会强烈暗示与影响购买者的选择。当米尼有超过两百本绘本,必须有三排书架才能容下他的库存书时,我开始把他的独立书架想象成一个书店(或者超市),引入超市和书店的“整理陈列柜方法”。

孩子永远在“旧世界多么有安全感”和“新世界真有趣”这样两种情绪中摇摆。米尼的三层书架,底下那层总放一些他看过的书,是他“蹲下身就可以追溯的过去”;伸长胳膊可至的那层,是他没读过的书,是他“努力一下就可以理解的未来”;与他视线平行的那层非常重要,这里放着他近期读的书,他走来走去时就可随时浏览、取阅。

书架中间这层“重要”的书,一直以沙漏似的极其缓慢的速度变化着。每隔一周,会有三四本阅读过的图书被放入底下一层(过去),或上面一层(经检验现在还接受不了),代入新书。这样保证他总能“温故”,却在选择时常能“知新”。被他所热读过的书常会消失一阵,又回来,带来他回忆中的惊喜。

【共读经验之共读案例】

《楼上的外婆和楼下的外婆》

《第五个》

在我害怕的时候,我最反感别人对我说:“不许怕!”“这根本没什么好怕的!”我会不可抑制地感到更害怕,且在害怕的情绪中倍感孤单。

大多数人也和我一样吧。因此,那些能说服大众克服和超越恐惧的人/物显得很有力量。对婴幼儿来说,《第五个》也是这样一本“有力量”的绘本。

一群小玩具在黑漆漆透着灯光的小屋子前列队坐着,一只轮着一只走进小屋去--再走出来,断了鼻子的小木偶排在最后,怀着越来越忐忑和孤独的心情,等待着自己未知的命运。对孩子而言,这样的故事不啻于为他们量身订制的“悬疑大片”了吧。

小屋子里究竟有什么?小木偶的命运会怎样?当绘本翻到最后一页,图画视角像镜头一样有了偏移,我们顺着小木偶的目光,看到小屋子里站着一位笑眯眯的、为玩具们疗伤的大夫,一切才恍然大悟。

孩子们向来以感性为主导认识世界。在他们心中,疾病的痛苦比起在陌生又冰冷的医院接受各种莫测的诊断所带来的痛苦,要小得多吧。不,不仅是看病,所有陌生、无法自主的命运,都是柔弱的孩子们心中最大的恐怖。

这本书的魔法,不在于鼓励孩子“不要害怕”,而仅仅是向孩子描绘“你害怕的是什么”。然而,对孩子而言,千百次描绘“害怕”本身,已使“害怕”显得不那么陌生、不那么超乎想象。这是最大的宽慰和加持。

米尼和许多孩子一样,一遍一遍沉着脸、紧握着我的手、提心吊胆地看这本绘本,直到最后一页,骤然放下心来,仰头冲我笑起来。

真好。孩子需要你直言相告,以接受这个世界最难以忍受的那一部分。

《脸,脸,各种各样的脸》

作者:(日)柳原良平文/图

译者:小林?小熊

出版社:少年儿童出版社

《脸,脸,各种各样的脸》

“幼幼成长图画书”系列对于0-2岁(尤其是一岁半之前)的婴幼儿来说,是非常安全且卓越的推荐。之所以说“安全”,是因为它所涵盖的话题,如:吃喝、穿戴、和妈妈亲吻、人的表情、月亮、交通工具……是所有婴幼儿都关心的“热点话题”。不论性别、兴趣偏好,大部分一岁左右的婴幼儿都会被这套书吸引的。我经常想象,要是周岁婴儿们能举办一个“我们热推图书TOP10”排名活动,“幼幼成长图画书”系列中必有图书上榜。

米尼满月时,一位涉猎儿童心理研究的朋友送来“幼幼成长图画书”系列第一辑,并跟我们说:“空闲的时候可以让他看看,他能看懂的。”“好啊。”我虚应着,把书丢在一边。作为一个百事待举的新妈妈,和一个两个月大的新生儿共读,是可以排在“每天我必须做的事”一百名以外的了。

在米尼两个多月时,有一天我无聊,便把这套书搬出来,一本一本翻开,并饶有趣味地探究他的表情。《脸,脸,各种各样的脸》显然是最能吸引他注意力的书。

当时,米尼正在“学”一种技能,每家每户襁褓之中的婴儿都学过,就是效仿抚弄他的大人,把舌头顶在上颚,发出清脆的“嗒”声。我们俩常玩这样的游戏,乐此不疲。看这本书时,两个多月的婴儿已经会把视线聚焦在书页上,停一段时间--等他觉得自己看够这页时,他会把舌头顶在上颚,发出“嗒”的声音。我就翻开下一页,再等着。

就这样,我们看完一整本书。

米尼在看书时发出“嗒、嗒、嗒”的声音,是在呼唤我吗?米尼是否意识到当时所见,和之前他所看到的一切事物有所不同?初次共读时发生的这些事究竟是纯粹巧合,是母亲一厢情愿的臆想,还是符合婴儿喜好的行为指向?我不知道,也永远不可能知道了。

不过,事隔两年后,在许多亲子共读的交流场合中我得知,确实有许多小月龄的婴儿在共读《脸,脸,各种各样的脸》时产生过不同的呼应。柳原良平使用大色块的绘图方式吸引着他们。

不,不,不仅如此。哪怕同样是大色块的图片,他们心里也在为妈妈没有拿来野心勃勃却强人所难的色卡、认物图,而是拿来真正的书本而雀跃吧!

阅读第一次来到他们眼前时,并不是摆出“孩子!你该学习了!”的嘴脸,而是平和地对他们讲述世界。这是最值得庆幸的事。

直到今天,我依然记得第一次打开《脸,脸,各种各样的脸》时,房间里洒满的初冬阳光,记得米尼唇齿之间的“嗒嗒”作响。我永远感激那位送米尼书,并坚信襁褓中的他已经足以与之共谈世界的朋友。

送孩子书,在他面前打开书,都是巨大的功德。

================================

当今天为止,我们的《骑鲸之旅》已经结束了,但是妈妈们和孩子的亲子共读之路还远没有结束,希望粲然的这一本书能为妈妈们带来信心和启示,让你们和孩子一起拥有更多的快乐时光。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