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唐山疏通公司黄页_唐山疏通公司电话_唐山生活焦作单身女士征婚信息
焦作单身女士征婚信息
2022-12-02

和如今在网上、节目中征婚等方式不同,在信息化程度没有那么高的年代,征婚信息大多出现在报纸杂志上。昨天,央广“下文”客户端联系《中国妇女》杂志编辑部确认,34年前的6月末,中国第一则征婚启事出现在《中国妇女》杂志1984年第6期上。

《中国妇女》杂志

这则征婚启事写道:“我是一个煤矿工人,27岁,河南商丘娄店公社汪庄大队人,父母已故,兄弟4人,房8间,现在焦作矿务局冯营矿当合同工,每月工资80元。我热爱煤矿工作,文化程度高小,无疾病,身高1.64米。如哪位未婚女子不嫌俺是煤矿工人的话,如谁家中只有女儿又有心招婿的话,我愿到女家落户,尽养老之责;如哪位丧夫之妇有心另寻伴侣的话,均可来信或见面。”

征婚启事发出没几天,就有好多应征的信寄来了,但这则征婚启事其实并不是征婚者本人写的。

征婚人叫朱俊芳,16岁那年曾定了一门亲事。但是3年以后,未过门的媳妇嫌朱俊芳家里太穷,还带着几个未过门的弟弟就反悔不嫁了。此后,朱俊芳来到煤矿工作。由于朱俊芳没有文化,他的班长王好义就帮他给《中国妇女》写信介绍了朱俊芳的事情,杂志很快就同意了。

开始的时候,朱俊芳还觉得把照片贴在杂志上找媳妇很丢人,王好义说:“找不到媳妇才丢人呢!”后来在众多应征者中,有一位姑娘千里迢迢来焦作看人。

上门者是东北姑娘李萍,比朱俊芳小6岁,是黑龙江克山师专毕业的学生。一开始,李萍并没有想去找朱俊芳,但她父亲的行为让她改变了想法。

李萍的父亲从来都不允许她私自和男同学交往。有次父亲给她介绍对象,李萍不同意,父亲“啪”地打了她一巴掌。一气之下,李萍离家出走。到了焦作,李萍给朱俊芳写了一封简短的信:“朱俊芳,你好!我现在已从东北来到焦作,住在焦作市招待所302房间。你如有空,请明天上午到招待所,咱俩面谈。此致敬礼!李萍6月26日。”

但见面后,李萍稍微有些失望,现实中的朱俊芳一脸老相,和照片有点不一样。后来,在她的要求下,朱俊芳带她在煤矿上玩了几天。朱俊芳通过细心地照顾,让李萍慢慢喜欢上了这个老实巴交的人。后来,李萍的母亲和表姐也来到了焦作,看着女儿找到一个靠得住的人,母亲也就默许了。李萍和朱俊芳参加了当年矿上的集体婚礼。

婚后,两人将新家安在了矿招待所一间八九平方米的客房内,全部家当就是朱俊芳用150元钱买来的写字台和饭桌,还有工友们送来的锅碗瓢盆。

那段时间,朱俊芳与在矿职工子弟学校当音乐教师的妻子一同上班,下班后,妻子做好了热菜热饭,他回报妻子的主要方式就是憨笑。

第二年,朱俊芳有了儿子朱强。

由于表现突出,朱俊芳连年被评为矿先进工作者;朱家被评为矿、集团“五好家庭”;李萍不仅被评为“五好家属”,还被中国煤矿地质工会等4家单位评为“中国煤矿女工家属安全工作先进个人”。

2003年,朱家高高兴兴地搬进了新买的13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里。

“如果朱强没有病,这个家庭应该是很幸福的。”朱俊芳的工友称,2003年朱强考入焦作大学学习计算机。在即将毕业时, 他病倒了。

李萍说,朱强得的是肾病综合症,只剩一个肾了。

几年来,朱强的医药费已经高达30万元。夫妻两人为了给儿子治病,卖了130多平方米的房子搬进了40多平方米的房子。

有记者当年采访李萍:“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看待当初自己的选择?”

李萍回答:“以前不觉得很伤心,现在孩子有病,有时后悔、寒心,上天怎能这样安排呢?如果重新过一回,我起码要慎重一些,奋斗一下事业,绝不会稀里糊涂就嫁了。”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